胡言乱语的西皮脑

旭润 无题 (上)

警告⚠️
#没看过原著,剧只追了二十集,全#靠B站神仙剪辑和cut脑补,私设如山。
#ooc是我的,爱情是他们的。
#主润玉视角。

======正文=====
01
“从今日起,你便叫我母神。”
彼时润玉不过三百岁,刚刚被天后带上九重天。
起初也不是那眼中钉肉中刺的除之而后快。
天后不曾苛待,却也无法对这个存在即自身被背叛的证据温柔。
只润玉尚且年幼并不明白那些复杂难言的心思,总想讨好这个高贵又冰冷的天宫另一主人。
“母神看起来很寂寞,若我能承欢膝下,她是不是就能多笑笑了。”润玉如是想,我希望她能多笑笑,不要像那人一般总是哭。那人……那人是谁?一阵头痛,方才幻影了无踪迹。

02
虽暂寄养天后宫中,可润玉并不能经常得见天后。只得月初请安时,小心又期待的呈上礼物,并非多贵重的东西,只是破费心思。润玉白日要听文曲星讲学,直到金乌西垂,荧惑初上,只能趁夜去布置。

向锦云仙子处学来的晚霞织金披挂,到星露台上那三百年凝霜所浸仙露茶,再到月宫蟾桂的金桂叶冠……天后见了并不推拒,也无甚喜色,只淡淡一句玉儿有心了,转头便让仙侍搁至库中。
这偶尔一句“有心”足以让润玉继续。

03
如此又三百年。
润玉逐渐懂得了天后眼里的晦暗难明,众仙态度上的不尴不尬,仙侍口中的天家秘辛。
哦,原来我并不受此处欢迎,是天帝出轨的铁证,是天后感情中的耻辱,那当初为何要带我上这九重天呢?
只为装出天家和睦、宽宏大度的假象来么?
还记得天后驾云时牵起自己的手,干燥、柔软、温暖,那一刻的安全感只是自己臆想吗?
天后虽然态度冷淡,这些年终归是得她照拂,亦不曾亏待为难,也比那号称生父、确只在年末仙筵得见容颜的天帝要更温暖。
如此我便努力些,终有一日母神也会以我为傲的吧。

04
是又三百年。
润玉翩然少年,容颜如玉,身姿颀长,眉眼初开,已是一派持重端方。
三百年间润玉白日文曲处听学,得空与太白仙人打禅,与紫微星官论政,焚膏继晷,夙夜不懈。
九重天上人人道,天帝长子润玉殿下,天资聪颖,良知良能,待人温和有礼,连容貌也是继承了天帝陛下真龙一脉。
是日文曲星大殿上呈,润玉殿下崧生岳降目击道存,老臣再无可教,请天帝为为殿下挂神职。
天帝龙颜大悦,点润玉夸赞一番,润玉叩谢,抬首看上座,天后嘴角牵起一抹笑意,润玉还未来得及细看,便听座上真龙言,今日还有一大喜分享众位仙卿,天后已怀嫡嗣,不日天界将迎来这天界的第二位殿下。
亦是嫡子。
天帝天后掩不住眉梢喜悦,众神纷纷拱手道贺,只润玉还跪在殿前,茫然的想,我,就要有个弟弟了吗……

TBC
一不留神跌了骨科西皮的坑,重新下了lof三天里把文看完了,不够吃啊……
冷坑寂寞,自割腿肉,三无品质,胡言乱语,幼儿文笔,寡淡无味。
求各位轻拍。
起名废,HE还是BE看心情,这个走向控制不了(._.)

评论

热度(65)